24小时服务:18801015712

“抗灭癣霜”的来历-北京空军总医院

摸爬滚打、汗如雨下的艰苦训练生活是军营生活的永恒主题,有些皮肤病也乘机威胁着战士的健康,这就要求治疗军营常见皮肤病的方法和药物疗效必须更胜一筹。1980起,蔡瑞康开始着手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研发治疗野战皮肤病的临床用药。
    上世纪80年代初的边境前线。湿热的气候、恶劣的环境所滋生的“烂裆”、体股癣等皮肤病让我军官兵备受煎熬。蔡瑞康临危受命,作为总后专家医疗队成员,他和战友马复先紧急赶赴前线。上高山、穿密林,冒着枪林弹雨为前线官兵驱除皮肤病痛。他在巡诊时发现,官兵军装的口袋里装满了各类疗皮肤病治疗药膏,且疗效单一,极不适合在紧张激烈的战斗环境中使用。“能不能只用一种药膏就能解决全部问题?”为了这个念头,蔡瑞康一年之内8上边境前线开展调查。
    寻找病因的过程非常艰苦,当时,前线战士们身上相继发生不明原因的糜烂,蔡瑞康非常心痛。当时,有医生分析,“糜烂”可能是缺乏核黄素,为此,战士们没少吃核黄素,但效果并不明显。为了弄清病因,他在前沿阵地连续工作了400多天,跑遍了98%以上的前沿阵地,100余次通过封锁线。他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病因,彻底治好战士们身上的病。
    在猫耳洞,战士们和老鼠居住在一起的情景使他深受启发,他怀疑,战士的病或许与那些老鼠有关?发病率最高的前线阵地,曾经是猴子的居住地,猴子会不会留有大量的细菌?经过大量实验,他和战友马复先成功地分离出造成真菌感染的7种霉菌、256株猴类毛癣菌、500多株疣状毛癣菌。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分离出该病的治病菌为真菌,(打破了美国皮肤科学术权威Antras“阴囊部位不可能有真菌感染”的定论,)还证实了穿梭于猫耳洞的野鼠和人之间病菌相互传染的关系。为了寻找最为有效的治疗方法,他们又9次将细菌种在自己身上,导致皮肤脓烂,记录从患病到治疗以及治愈的全过程。
    那段时间,蔡瑞康经常面对这样的陷境:头顶是突袭而来的炮弹,脚下是一触即发的地雷,对面是出其不意的冷枪。经常是刚刚熬好的中药,一发炮弹就发汤锅炸翻了……“那个时候,随时都有可能牺牲。”蔡瑞康说。
    经过艰苦细致的调查和科学实验,困扰前线的“三烂”(烂裆、烂腋、烂脚)病因终于水落石出,随后,他在“1号霜”基础上进行了科学的配方改造和疗效升级,定名为“抗灭癣霜”,不但能防治蚊虫叮咬,对体股癣、湿疹和各种皮炎有显著疗效,还神奇地治愈了相当顽固的症状。从此,官兵口袋里只需装上一支“抗灭癣霜”,便能有效解决各种皮肤病困扰。总部决定立即批量生产,装备前线官兵,部队战斗力直线回升,战争态势迅速扭转。复查结果表明,前线部队常见皮肤病发病率由原来锝86%降致30%。“抗灭癣霜”一“战”闻名,被迅速推广到全军使用,总后卫生部领导称赞说:“它解决了我军自渡江战役以来长期困扰部队的一大难题(烂裆)”。
    在’98抗洪、抗震救灾等历次重大行动任务和日常演习、训练的皮肤病防治领域,成为我军官兵野战环境下皮肤保健的“必备良药”。


浏览量:0
收藏
创建时间:2018-10-20 18:53
首页    药品知识    “抗灭癣霜”的来历-北京空军总医院